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专栏 > 每日悦读 > 文章

每日悦读:跳着,跳着,就长大了系列1放学 龙应台

时间:2019-04-13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 一、

放学  龙应台

安安上小学了。半年之后,妈妈觉得他可以自己走回家,不必再用车接了,毕竟只是十五分钟、拐三个弯的路程。

十五分钟过去了,又过了一个十五分钟。妈妈开始不安。放学四十五分钟之后,她打电话给米夏儿——米夏儿是锡兰和德国的混血儿,安安的死党:

“米夏儿,安安还没到家,你知道他在哪儿吗?”

“我们一起离开教室的呀,我到家,他跟克利斯就继续走啦!”米夏儿声音嫩嫩的。

妈妈紧接着打下一个电话:

“克利斯,你已经到家了?那安安呢?”

“我们一起走的呀!我到家,他就跟史提方继续走啦!”

看看钟,距离放学时刻已经近乎一个小时。妈妈虎着脸拨电话:

“史提方,你也到家了?安安呢?”

“不知道哇!”史提方是个胖孩子,嘴里模糊不清,好像正嚼着东西,“我到家,他就自己走啦!”

一个小时零十分之后,妈妈拎起汽车钥匙,正准备出门巡逻,门铃响了。

安安抬头,看见母亲生气的脸孔,惊讶地问:“怎么啦?”

“怎么啦?”妈妈简直气结,“怎么啦?还问怎么啦!你过来给我坐下!”

安安卸下背上的书包,嘟着嘴在妈妈指定的沙发角坐下。他的球鞋一层泥,裤膝上一团灰,指甲里全是黑的。

“你到哪里去了?”审问开始。

“没有呀!”安安睁大眼睛。

“只要十五分钟的路,你走了一小时零十分,你做了什么?”

“真的没有呀!”安安渐渐生气起来,声音开始急促,“我跟米夏儿、克利斯、史提方一起走,就这样一路走回家,哪里都没去,什么都没做呀?!”他气愤地站了起来。

妈妈有点气短;看样子孩子没说谎,可是十五分钟的路怎么会用掉七十分钟?

“安安,妈妈只是担心,怕你被车子撞了,被坏人拐了,你晚到妈妈害怕,懂吗?”

点点头,“我知道,可是我真的哪里都没有去。”

好吧,洗手吃饭吧!

以后的日子里,妈妈又紧张过好几次,用电话追踪来追踪去,然后安安又一脸无辜地出现在门口。有一次,他回来得特别晚,大概在放学过后一个半小时。妈妈愤怒地把门打开,看见安安一头大汗,身子歪向一边,“妈妈帮忙!赶快!”他说。

他的一只手提着一个很重的东西,重得他直不起身来。妈妈接过来一看,是个断掉的什么机器里头的螺旋,铁做的,锈得一塌糊涂,很沉,起码有十公斤重。

妈妈呆呆地望着孩子,暂时忘记了生气:“你你你这是哪来的?”

安安用袖子擦汗,又热又累两颊通红,却很高兴妈妈问了,十分得意地说:

“学校旁边有个工地,从那儿捡来的!”说完捶捶自己的肩。

“你——”妈妈看看地上那块十公斤重的废铁,觉得不可置信,“就这么一路把它给提回来啦?”

“对呀!”安安蹲下来,费劲地用两手抱起废铁,“就我一个人吔!不过我休息了好几次。”

说完一脚就要跨进门去,被妈妈挡住,“等一下,你要干什么?”

“把它带进去放好呀!”安安不解。

妈妈摇摇头,“不行,放到花园松树下去,不要带进屋子里。”

安安兴冲冲地往花园跑,勾着小小的身子搂着他那十公斤重的废铁。

妈妈决定亲眼看看孩子怎么走那十五分钟、三个拐弯的路程。

十一点半,钟敲了。孩子们像满天麻雀似地冲出来,叽叽喳喳吵得像一锅滚水。孩子往千百个不同的方向奔跑跳跃,坐在长凳上的妈妈好不容易才盯住了安安,还有安安的死党。

四个小男生在前头走(都是男生,安安不跟女生玩的),妈妈在后头跟着,隔着一段距离。经过一截短墙,小男生一个接一个爬上去,惊险地走几步,跳下来;再爬上去,惊险地走几步,跳下来……十一点四十五。

经过一个庭院深深的大铁门,里头传出威武的狼狗叫声。米夏儿已经转弯,现在只有三个男生了。三个男生蹑手蹑脚地走向大铁门,一接近铁门,狼狗扑过来,小男生尖叫着撤退,尖叫声中混着刺激的狂喜。狼狗安静下来,小男生又开始蹑手蹑脚地摸向大铁门……狂喜尖叫地撤退。妈妈看看手腕,十二点整。

克利斯转弯,这已到了板栗街。安安和史提方突然四肢着地,肩并肩,头颅依着头颅的在研究地面上什么东西。他们跪趴在地上,背上突出着正方形的书包,像乌龟背着硬壳。

地面上有一只黑色的蚂蚁,蚂蚁正用它的细手细脚,试图将一只死掉的金头绿眼苍蝇拖走。死苍蝇的体积比蚂蚁起码大上廿倍,蚂蚁工作得非常辛苦。

妈妈很辛苦地等着。十二点十五分。

史提方转弯。再见再见,明天下午我去你家玩。

安安踽踽独行,背着他花花绿绿的书包,两只手插在裤袋里,嘴里吹着不成调子的口哨。

差不多了吧!妈妈想,再转弯就是咱们的麦河街。

安安住脚。他看见了一片美好的远景:一块工地。他奔跑过去。

Oh,MyGod!妈妈心一沉。工地上乱七八糟,木板、油漆桶、铁钉、扫把、刷子、塑料……安安用脚踢来翻去,聚精会神地搜索宝藏。他终于看中了什么:一根约两公尺长的木条,他握住木条中段,继续往前走。

十二点廿五。

在离家还有三个门的地方,那是米勒太大的家,安安停下来,停在一株大松树下,仰头往上张望。这一回,妈妈知道他在等什么。松树上住着两只红毛松鼠,经常在树干上来来去去地追逐。有时候,它们一动也不动的,就贴在那树干上,瞪着晶亮的圆眼看来来往往的路人。

现在,两只松鼠就这么定在树干上,安安仰首立在矮篱外、他们彼此用晶亮圆滚的眼睛瞅着对方,安静得好像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。

在距离放学时间一个小时零五分之后,七岁半的安安抵达了家门口。他把一只两公尺长的木条搁在地上,腾出手来按了门铃。

 

上一篇:每日悦读:人不是玉 潘向黎

下一篇:没有了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期刊论文联系
闽ICP备06044551号-2  |   站长:温甲兴  |   QQ:296904717  | 邮箱:dhwzyw@126.com  |  
Copyright ©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,授权www.zw119.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.COM